TEL:0851-87987999
目前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系统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重温经典:凯文·洛奇与他的建筑创新之路
2018-01-08

凯文·罗奇.jpg


凯文·洛奇(KEVIN ROCHE),1922年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1948年移民到美国,1964年成为美国公民。1968年纽约市政府于授予他荣誉奖章;1974年,获得美国建筑师协会“建筑公司奖”;1976年,美国设计师协会授予他“完全设计奖”;1977年,法国建筑学院授予他金质奖章,并于1979年授予他院士称号;1982年获得第四届普利兹克建筑奖。


他到美国的时刻,也就是其10年世界旅程的开始,每一年和一个不同的建筑师一起工作。第一站是在伊利诺斯州立工学院研究生学习,师从于密斯·凡·德·罗。当洛奇生活窘迫的时候,他加入沙里宁位于密歇根州的公司。 他未来的合作者约翰·丁克路也在1951年的同一时间进入该公司。从1954年直到1961年沙里宁去世,洛奇是其主要设计助手。沙里宁去世以后,洛奇和丁克路完成了10项重要工程,包括:圣路易斯拱门、纽约JFK国际机场TWA候机楼、杜勒斯国际机场、伊利诺斯州MOLINE DEERE公司总部、纽约CBS总部。

1.jpg

2.jpg

沙里宁去世后,洛奇的第一个设计是奥克兰博物馆——一座收藏其自然历史、技术和艺术方面珍贵物品的纪念性建筑。洛奇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构思: 一系列底层混凝土建筑占地四个街区,分为三层,每一层的平台是其下一层的屋顶。这座新颖的花园屋顶博物馆成为洛奇的设计商标。

 

3.jpg

 

4.jpg

第一层以展示毛利文化为主,有毛利人 独特的民族手工艺品、经复原的毛利人集会场所以及毛利人日用品展览。

 

5.jpg

第二层是各种动植物资料及标本展,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恐鸟(Moa)的遗骨。

 

6.jpg

第三层展示的是两次大战使用过的武器等。

 

洛奇总共主持了51项重要工程,主要的代表作有:DEERE WEST办公大楼、福特基金会大楼。

7.jpg

 

8.jpg

DEERE WEST办公大楼,三层高的钢结构附加部分由一座覆盖玻璃的长钢架桥和七层高的公司总部大楼(钢结构,由埃罗·沙里宁设计,1964年建成)连接,在大楼内部有一个面积达1/4英亩的玻璃顶多层花园,该花园被作为“室外”餐饮空间;一个自助餐厅和其他的用餐地点也被安排在附近。

 

9.jpg


福特基金会大楼,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一大道和第二大道中的42街43街之间,共有12层。是世界上第一个带有大型中庭的建筑,因其首次创造了公众可以进入的大体量绿化中庭而享誉国际建筑界,1995年福特楼荣获美国建筑师学会“25年之奖”(AIA25-Year Award)。 

 

10.jpg

 

11.jpg

福特楼设计所要求的容积率非常小,这在纽约市是罕见的。假如从通常的设计角度考虑,这样一个任务的实施会不可避免的产生难题——如果淡淡考虑建筑的沿街界面,把新建筑的沿街立面与相邻已有建筑拉齐,就会使新建筑以底层铺满整个基地,而已有的城市天际线就会被打断;反之如果仅仅为了尊重现有的天际线,则新建筑势必要退后于红线,导致沿街界面的连续性被破坏。这样的矛盾为凯文洛奇这位极富挑战创新精神的大师提供了机会和挑战,他的解决方案是L形办公区平面和一个大的室内中庭相结合,从而增加了建筑体量,使它能与现存的建筑天际线和沿街界面都保持一致。另外,室内中庭与相邻基地处的公园也取得了很好的关系。

12.jpg

13.jpg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中庭建筑,它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创造性的空间形态,更为宝贵的在于它所蕴含的建筑师对于建筑的深层次的理解和在此基础上不懈的探索精神。《纽约时报》的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GOLDBERGER)在《旅行与休闲》(TRAVEL & LEISURE)杂志中称洛奇是“20世纪最有创造性的玻璃建筑设计家”和“令人注目的创新设计家,他的作品没有落入僵硬的设计框架中”。沃尔夫·冯·埃卡(WOLFVONECKARDT)在《地平线》(HORIZON)杂志上这样评价洛奇和丁克路: “他们领导的建筑艺术不追求形式化和未来化,而着眼于将我们这个时代的城市变得更适宜居住和富有吸引力。”


凯文·洛奇的设计哲学就如他在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演讲所说:

建筑艺术是我们留给历史的印记,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作出结论的艺术。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在未完全理解建筑的本质之前不能专横的将它强归为某类艺术,而关于艺术谈的过多也将危险的将它混同于流行的时髦。艺术的产生是艰难的,它源于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思考,而绝非简单的接受或赞美。我们常常容易忘记我们是为那些必须看到和使用这个建筑的人们进行设计;我们还常常忘记这些人都是具有不同需求和品位的独立个体而并非简单的“群众”。我们应承担起创造环境的责任,并利用我们的职权引导和教育社会去改善它的生存环境,而将判定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创造的权力留给未来的时代。让未来的时代评价我们的文明。我们全体现在都应为创造一个可以与自然和他人和平相处的环境而努力。建设好的建筑即是和平的行动。希望这将不止是空谈。




重温经典,致敬伟大的建筑师们。贵阳市建筑设计院重温经典系列持续更新中,敬请关注。